诗生活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查看: 1883|回复: 25
收起左侧

近作12首

[复制链接]
笨水 发表于 2017-8-30 11:24:1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暴雪绝句

雪下在花圈上
花圈插在坟上
坟内的骨灰盒
暴雪不停地下
2017-5-4


认错

女孩在哭
男孩说:你打我吧
你打我还不行吗
女孩仍在哭
手背搓着眼睛
男孩开始打自己的脸
左边一下右边一下……
我路过,几次回头
他(她)们不过五、六岁
女孩还不懂得惩罚
男孩还没学会狡辩
转过街角
我扬手,就给自己一巴掌
替这个死不认帐的世界
向墙壁
认了个错
2017-5-8


兵临雁门关

我衔枚疾走,急行军
我风雨无阻,我日夜兼程
我还是错过了,战争
一个人,赶完几个朝代的路
路上,我丢了好马
时光断了马刀
大风折了旌旗
我自解盔甲,自断粮草
我丢了城外叫阵的好嗓子
登上空无一人的城楼
我丢了与自己为敌的勇气
独余这身子骨尚未丢
独余头顶弯月,丢不掉
我成王,是它的俘虏
我败冦,是它的俘虏
战与不战,是它的俘虏
我知,此去路途遥远
我知有大刑在等我
梨子有多甜,百姓就有多苦
要防范我逃脱啊
有云朵镣铐,也给我戴上
2017-5-9


往回走

一块煤从车上跳下来
往回走
我因此看到死而复生
我希望更多的煤从车上跳下来
往回走
我希望一车煤从车上跳下来
往回走
我希望所有运煤车上的煤跳下来
往回走
我希望炉中的煤,跳出来
扑打身上的火
往回走
我希望全世界的煤,翻山越岭地
往回走
赴汤蹈火地,往回走
2017-5-10


导演

他穿土黄色工作服
是个环卫工人
她着便装,应该是位领导
见绿化带中有纸屑果皮
烟头,杂物。他弯腰去捡
把头探进去,捡
她叫他停下来
指着一边的土坑,让他铲土
她掏出手机,一边调焦,一边指挥
面对镜头,头侧一点
好,铁锹抬高,对,再压低点
填土。开始。
慢快一点
他手足无措
她,显然是一位好导演
会选场景,角度
咔嚓,土坑有明暗
咔嚓,沙土从锹上泻下,有细节
咔嚓,他的脸部,光调柔和
目光专注
咔嚓,额角汗珠,要落,未落
他笑,咔嚓
2017-5-11




看到了吗
标本狼,正被一只狼围困
那是一只体无寸肤的狼
一只千刀万剐,身披刀伤的狼
来取回它的皮毛
它呲牙,伺机扑上去
很快发现,扑上去已不管用
咬破喉咙已不管用
机智不管用
耐性也不管用
我知道它缺什么
扔给它一堆刀具
它的爪子
握不住任何一把
不会用剪刀,剪开缝线
像我们一样怜香惜玉般的
剥下整张狼皮
2017-5-15


赠予

把光分成很多份,赠予我
星夜,加深了人间凉意
也让我渺小
怎么办呢,怎么办呀
我双手抱着自己
在星空下坐到天明
像蚂蚁,迈最小的步子
走最长的路
2017-5-25


不必

不必东市买马
但可买车
不必草原千里,大漠横断
不必,一骑绝尘
我只要路面平坦,井盖
无人盗走
不必有剑,不必有骑士之心
在后备箱砰砰地跳
遇红灯,我必停止
过安检,我必丢盔卸甲
不必孤身天涯
途中吹来秋风,马瘦,骑士也
骨骼清奇
疲惫像大河又弯又长
不必夜投宿,不必有酒
白水粗茶,便可
谈论油耗
兼议国事
2017-7-18


睡佛

我学佛,侧卧,双膝微曲
我以手枕脸,面目安详
失眠,不让身体辗转
做恶梦,不喊出内心恐惧
我睡意全无,没人能够叫醒
仿佛睡了千年
看上去,既像生又像死
2017-7-18


面具

我带着面具出门
铁面具,皮面具,木面具,纸面具
与变脸相比,我太笨拙
与手术刀雕刻的脸相比,我的太粗糙,刻痕太明显
与人前一张脸人后一张脸的人,相比
我的脸,总会揭穿我的面具
我戴面具来,是为了配合这个时代
穿过这个时代
好大的风,吹我的面具
风吹兰陵王,蜘蛛侠
木面具下的神,纸面具后的鬼
风吹我
路远口渴,只有在无人时,我会用它们舀水
听它们哭,只有在形单影只时
我才会把眼孔漏出来的水
当作滂沱之泪
2017-7-25


倒立的山

终于
我有了山形
一座倒立的山
山的倒影
在找立锥之地
我还不够沉重
不够尖锐
人间这口布袋
我还没将它扎破
2017-8-23


时间简史

塔钟里,齿轮咬着齿轮
塔钟的上空,鸽子咬着鸽子
更精准的计时器,从不报时
只说,时间到了
2017-8-29


重庆黄勇 发表于 2017-8-31 09:50:46 | 显示全部楼层
暴雪绝句

雪下在花圈上
花圈插在坟上
坟内的骨灰盒
暴雪不停地下

高明的诗人会常用这种手法,用动词来实现画面的转换,在转换中递进,比如此诗中的"下""插",诗不言悲,而悲伤暗显。此手法的运用让此诗于一组中让人侧目。
杨园 发表于 2017-8-31 10:05:01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杨园 于 2017-8-31 10:06 编辑
重庆黄勇 发表于 2017-8-31 09:50
暴雪绝句

雪下在花圈上

可否于加一句,

下一生的黑暗。

他的这种写法,也是汉语的一种写法的自带

重庆黄勇 发表于 2017-8-31 10:05:08 | 显示全部楼层
《往回走》《睡佛》《时间简史》该组有很多好的,停电了无法操作。
杨园 发表于 2017-8-31 10:09:07 | 显示全部楼层
重庆黄勇 发表于 2017-8-31 10:05
《往回走》《睡佛》《时间简史》该组有很多好的,停电了无法操作。

黄版太容易感动。

余小蛮 发表于 2017-9-1 08:54:16 | 显示全部楼层
塔钟里,齿轮咬着齿轮
塔钟的上空,鸽子咬着鸽子
更精准的计时器,从不报时
多语 发表于 2017-9-1 09:59:10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喜欢的一组
万园枫 发表于 2017-9-2 21:09:32 | 显示全部楼层


看到了吗
标本狼,正被一只狼围困
那是一只体无寸肤的狼
一只千刀万剐,身披刀伤的狼
来取回它的皮毛
它呲牙,伺机扑上去
很快发现,扑上去已不管用
咬破喉咙已不管用
机智不管用
耐性也不管用
我知道它缺什么
扔给它一堆刀具
它的爪子
握不住任何一把
不会用剪刀,剪开缝线
像我们一样怜香惜玉般的
剥下整张狼皮
2017-5-15

悲悯难得是写的不俗。
沙沁 发表于 2017-9-2 22:01:37 | 显示全部楼层
苯水诗歌新路径?先把物和事装置化,行为化,顺势将语言向纵深发展。
麦豆 发表于 2017-9-4 16:14:48 | 显示全部楼层
力度比年初发的一组有所降低了。问好
 楼主| 笨水 发表于 2017-9-5 23:43:27 | 显示全部楼层
杨园 发表于 2017-8-31 10:05
可否于加一句,

下一生的黑暗。

反正在下,下黑暗还是下光明不管它了
 楼主| 笨水 发表于 2017-9-5 23:51:37 | 显示全部楼层
沙沁 发表于 2017-9-2 22:01
苯水诗歌新路径?先把物和事装置化,行为化,顺势将语言向纵深发展。

装置化?还不太懂沙沁的意思哦
 楼主| 笨水 发表于 2017-9-5 23:52:28 | 显示全部楼层
重庆黄勇 发表于 2017-8-31 10:05
《往回走》《睡佛》《时间简史》该组有很多好的,停电了无法操作。

谢谢黄版
 楼主| 笨水 发表于 2017-9-5 23:54:23 | 显示全部楼层
余小蛮 发表于 2017-9-1 08:54
塔钟里,齿轮咬着齿轮
塔钟的上空,鸽子咬着鸽子
更精准的计时器,从不报时

萦绕已久,去年到今年,就这四句
 楼主| 笨水 发表于 2017-9-5 23:55:05 | 显示全部楼层

谢谢
 楼主| 笨水 发表于 2017-9-6 00:00:53 | 显示全部楼层

悲悯真的是个流行的词
 楼主| 笨水 发表于 2017-9-6 00:01:47 | 显示全部楼层
麦豆 发表于 2017-9-4 16:14
力度比年初发的一组有所降低了。问好

好吧,有升有降,有起有落嘛
沙沁 发表于 2017-9-6 01:51:26 | 显示全部楼层
笨水 发表于 2017-9-5 23:51
装置化?还不太懂沙沁的意思哦

《往回走》很像装置艺术家的行为,但在现实空间里做不到,幸福的是诗人的想象力可以到达。
余小蛮 发表于 2017-9-6 10:29:48 | 显示全部楼层
看了这组所有的诗句,最打动我的就是那几句,看来我抓的很准,\(^o^)/~

有魔力的句子,就是会读起来有一种说不清的感觉
杨园 发表于 2017-9-7 15:27:49 | 显示全部楼层
笨水 发表于 2017-9-5 23:43
反正在下,下黑暗还是下光明不管它了

那倒是,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手机版|Archiver|诗生活网 ( 湘ICP备10205203号 )

GMT+8, 2017-9-20 02:53 , Processed in 0.253787 second(s), 23 queries , Gzip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